北极圈常驻人员。

© 7finding
Powered by LOFTER

虽然有点不好意思,和有点晚了
能不能问问
大家对我的印象鸭💦
(没人理就假装没看到偷偷删掉哩)

【卡埃】在你的窗边唱歌

是 @满载埃归 满满昨天的点梗!就码了4k上下小短打,望不嫌弃!(期末的摸鱼总是很顺手呢……)

学pa 15岁初三卡 X 13岁初一埃


       埃米觉得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那就是陪着自家老姐出来吃拉面。埃米在想,假如他面对艾比的欺压时能再有志气点,能再坚决点,果断点,就不会在面馆遇见那个人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前不久跟埃米告白但...

@菌菌菌菌子 cp帮忙代购的本本以及周边们……
但是!
但是!
我没想到!
菌砸竟然还准备别的东西给我!
狮心组的水彩!还有另外一张铃铛水彩!
还有圣诞贺卡!!!
我还有什么我!!!
画得这么好看!!!这么棒!!!
能认识菌砸真的是太好了!!!(暴风哭泣)
未来也要继续一起磕cp肝活动!!
呜啾~★爱你哦!✨✨😭😭😭😭

是写《秋逢》时候的BGM之一!
另外还有H△G的《銀河鉄道の夜を越えて》和《少年と魔法のロボット》!
这首真的很棒!

君と星を探した
与你寻星之夜的寂静里

夜の靜寂さの中
是什么在把黑暗照亮

暗闇照らす何かが ほら そこにあるような気がしていたんだ
看啊 感觉它似乎就在那里

君と感じた夏の匂いも
与你一起感受过的夏天的味道

とても暑かった日の記憶も
还有那酷暑之日的记忆

君と過ごしたあの冬の日も
与你一起度过的那个冬日

雪の白さも
还有雪的洁白之色

君と見上げた空の青さも
与你一起仰望的那片天空之蓝

君と出會ったあの日のことも
与你邂逅的那一天

星の名前も…
还有那颗星星的名字

【卡埃】秋逢

12岁小狼崽卡米尔 X 10岁小松鼠埃米

原本计划6k但是爆到8k+了!

写得很开心!望大家喜欢!


       太阳的光线透过茂盛的森林,印在泛橙黄的树叶、干巴巴的草地上。秋天了,有些树叶渐渐枯萎凋零,露出光秃秃的枝丫;有些仍不屈不挠,消耗掉叶绿素,褪剩胡萝卜素与花青素,在微弱光线下泛着温暖的色泽。

      一棵树叶仍十分茂密的树上,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。树叶轻轻地抖动,偶有几片掉落,树枝吱呀作响——埃米在树上收拾着捡到的松果,他拉开自己衣服的小

想搞个置顶很久了,奈何杂食,想写的太多。
本北极圈常驻人员,近期误入热门圈风中凌乱。

名字:七寻→7finding 一个悲惨的医学生。没什么特别昵称。扩列私聊。
产粮内容:文字or视频or手工。

佛系吃粮。偶尔圈地自萌。
凹凸:bl主卡埃、雷安。帕佩/瑞嘉/安艾/雷祖/雷(狮)嘉etc.
全职高手:王叶/王柔/莫橙etc.
小英雄:主bg
小排球:菅日/研日/菅影/及影/菅洁/太阳花
ES:裕忍/铁日/狮心组/凛绪/零晃/薰杏/泉杏/leo杏
偶尔还刷刷冲神法希全职猎人梦幻岛等等一时间想不起来的作品,日后继续补充。

攻控。
可拆不可逆←
可拆不可逆←
可拆不可逆←

不是很喜欢火锅底料のCP大锅炖()

心中...

上次是埃米视角【blue】,这次是卡米尔视角【color blind】

搭配使用口味更佳。

卡米尔这个是想表达最后卡米尔和埃米都选择了自己的亲人,没有选择对方。但心中仍有彼此。

若大家有别的感受,欢迎交流呀。

这两天经历了软件卡机(幸好提前保存了),AE闪退,电脑重启etc.似乎在警告我做BE是不对的……但我是不会屈服的!

这次稍微玩了一下AE,真的很难呢(。)

好了,随便做做大家随便看看~

卡埃双视角MAD的坑就此填上!

非常感谢 @桃荟 能让我借用她的卡埃图片!爱你么么哒~!

楼道间无数次的擦肩而过,单车间无数次的相互依靠。
踩过相同的走廊,看过相同的夕阳。
淋过同样的雨滴,踏过同样的水洼。

独独没有相识。

直到,
那一次校门口的突然相撞。
佩利突然兴奋地推着卡米尔的单车像火箭一般往前冲,卡米尔急忙按住刹车并想着怎么把佩利扒皮抽骨——但为时已晚:“嘭!”
撞倒了前面一辆单车。“呜哇——!!”伴随着一声尖叫。
卡米尔受到冲击趴倒在车头,“你,没事吧?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埃米摸着直接碰地的大腿,转过头:“咋回事啊……?”眼睛里呛着泪水。
那个人的眼睛,像满月照耀下,漾起层层涟漪的湛蓝的湖面。

艾比是ài bi,埃米是āi mi。
艾比是艾比,埃米是埃米。
艾比和埃米是双胞胎姐弟。
但艾比不是埃米,埃米不是艾比。
相似却不同。
“啊艾比昨天啊……”
“是埃米!”
“艾比你刚刚去哪了?”
“是埃米!!”
“ài……”
“是埃米!!!”
一个两个,太容易口误把自己的名字念成姐姐的名字了!埃米明白的,性格豪爽开朗的姐姐相比低调慎重的自己,更容易让人记住。
但这不能成为念错名字的理由。是埃米,不是艾比!
“埃米。”埃米背后传来低沉的声音。
“都!说!了!是!埃!米!”埃米暴起青筋。
不对,埃米眨了眨眼。
“埃米?”卡米尔歪了下头,不解。
“诶?”

茨维塔耶娃说过:“我不爱大海,我无法爱,那么大的地方,却不能行走。”
埃米说:“我爱大海。那么大,虽然不能行走,但可以游啊。”
他看着卡米尔说。
“然后被鲨鱼啃得只剩下骨头。”卡米尔补充道。
“你到底懂不懂情调?”埃米皱起眉头。

1/10